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娱乐 时尚 房产 生活

2020年9月,两家机构做了一份关于90后青年生活状态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独居青年幸福感超过孤独感,而其中超过六成人群渴望“买房独居”。


一个人买房独自居住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澎湃新闻访谈了6名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的都市男女,其中买房最早的是在大学时期,更多在经历工作租房后决定拥有一个房子,大部分年轻人买房都需要父母资助,也有人靠着自己的打拼住进了新家。除了能在“无数个加班的夜晚,回到自己的小窝”,还有人收获了爱情。

单身篇

一个人的65平米,“结婚就卖了做首付”

30岁的马克来自浙江,在金融机构上班,每天早上6点起床,运动半小时后洗漱出门,到公司的时间大约是早上8点。

马克独居的家马克独居的家

虽然住得远,但马克对自己这套65平米的“小房子”很满意。“一室一厅,还有一个赠送的5平米阳光房,房子全朝南,冬暖夏凉,一个人住非常舒服。”马克说,由于平数不大,自己平时收拾起来也比较方便。

“家住得远,上下班时间比较久,到家吃完饭差不多也洗洗睡了。我一般都在下班的地铁上点好外卖,到家的时候外卖差不多也到了。”马克表示,自己比较“宅”,周末不太爱出门,“就自己在家做些吃的,运动运动,看看剧,很自在。”

这个房子是马克的父母在10多年前以他的名义买的,当时马克还在上海读大学二年级,父母心疼他周末也要住在宿舍,便卖了浙江的一套房,在上海付了首付。

当时,家人建议买隔壁一套80多平米的三室一厅,但马克不喜欢,“我觉得那个户型不太好,两个卧室都朝北,厅也是暗厅。”马克称,“虽然80多平米的三室一厅赠送面积更多,但我还是更喜欢65平米的户型。全朝南真的很舒服。”

事实上,当时还没毕业,甚至没想好毕业后是否要留在上海的马克会买房,也有部分原因是受到了表姐家的影响。

“最开始是我大表姐家看中了这个房子,然后我家和二表姐家也跟着过来一起看了,看下来觉得房子和小区环境都不错,价格也不贵。后来我表姐买了前排的loft户型,交房后就卖掉了,赚了60多万。我和二表姐家买了现在的户型,二表姐就住我家楼下。”

马克回忆,当时为了买上海的房子,父母之间还因为意见不合闹了点小矛盾。“我爸爸想在浙江置换一套更市中心的房子,但妈妈坚持要在上海买房,最后爸爸拗不过妈妈,还是在上海买了。”马克笑说,“还好在上海买了。那时上海还没限购,2008年,等交房等了一年。”

12年来,马克这套房子的价格差不多翻了5倍。谈到未来,马克称:“等以后要结婚了,把这个房子卖掉作为首付,就能换个大一点的房子。”

“拿到房产证的时候,我觉得有家了”

早上7时15分,王小雨的闹钟准时响起。

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餐,7时40分出门,8点前准时到达公司,这就是王小雨工作日时的生活轨迹。

王小雨在客厅布置了一个小健身房王小雨在客厅布置了一个小健身房

“当时买这个房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离公司比较近。”王小雨现在每天从家里只要走15分钟的路程就能到公司,相比以前坐班车一个多小时,路上节省的时间让她心态更加从容。

2015年研究生毕业之后,王小雨只身来到了上海,进入了一家国企工作。

“那时候刚毕业来上海,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正好公司有两个人一起住的公租房,每个月3000元,我也不想再自己找房子,就直接住进去了。”回忆起住在公司公租房的那段日子,王小雨称,正是这段公租房的经历,让她萌生了要买房子的念头。

“房间很小,而且我住的那一件没有阳台,连衣服都没办法晒。每天早上6点就要起床,要赶着6点半的班车去公司,路上要耗时一个多小时。如果晚上加班错过了班车就得自己回来,地铁得一个半小时,这样折腾的我每天回家倒头就睡,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在递交完申请户口的材料等待户口下来的那段日子,王小雨和家人商量,要在上海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但在选房子的时候,王小雨称,过程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一开始不大懂就瞎看,那段时间每个周末就约中介看房子,哪里都看。后来这样下来觉得不行,得先选好区域,根据自己的预算再选。于是就决定以工作的地方为中心,在这样一个半径范围内看房子。”王小雨说,自己当时也并没有考虑一定要买多大的房子,就只想尽快买一个房子,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就好。

一个多月之后,王小雨看中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

“当时还挺顺利,和卖家谈好了价格,第三天就交了10万定金。然后我爸妈就开始准备5成的首付。但没想到,过了一个礼拜他反悔了,要涨价。算下来总价一共要涨将近40万。”王小雨说这种突发情况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要涨40万也太多了,这可是真金白银啊,我们就说不买了,就直接双倍赔偿返还定金,但卖家只同意退10万的定金。当时那个小中介也没有帮我们去谈,可能是看房价涨了,卖家特别强势,说后面愿意出这个价格的人多着呢。没办法,我们也不想再跟卖家拉扯,最后就同意只退了定金。”

然而,这一次失败的买房经历也更加坚定了王小雨要抓紧时间买房的念头。

“眼看着房价天天涨,涨得我很慌,所以和我爸妈更抓紧时间看房子了。一方面是我爸妈在把老家的一套房子卖掉,再加上多年的积蓄给我准备好一半的首付,另一方面是我们加快了在上海选房子的节奏。那时候我爸妈在上海住了一个礼拜,天天去看房子,最后选定了现在的这一套。虽然离地铁站还是有四站公交站的距离,但主要离我上班的地方近,每天再也不用在路上耗费这么多时间了。”

王小雨说,交完首付的那一刻,自己几个月以来一直悬着的心突然就落地了。

“一个人在外地工作,爸妈不在身边,租房始终会让我没有安全感。”王小雨称,自己拿到户口立刻就去办了过户,生怕卖家再反悔。“我拿到房产证的时候才觉得,我在这里有家了。”

“无数个加班的深夜,可以回到自己的小窝”

“即便没空在自己的房子享受,但有房依然让我安心,”35岁的张小裕,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活,“我偷偷结束自己维持五年的婚姻,独立买了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安心”。

之所以偷偷,是因为女性离婚对于我小县城的父母而言,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不仅仅是缺憾,就好像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这是我第二次买房,”张小裕介绍, 2016年楼市的高点之前,自己和前夫一起,东拼西凑,买了一套70平的小房子,一室两厅,不宽敞,但可以生活。

张小裕说,本来以为就此安稳,生活步入正轨,却也是裂痕的开端。起因是自己对生活的主张和观念和家人有了冲突。

“在父母、甚至是前夫的眼中,读书多并不是好事,大家希望我按部就班,朝九晚五,结婚、生子。没什么不对,但又哪里不对。”“我不责怪父母和从前的生活伙伴,是大家对生活的理念出了问题。”

张小裕透露,刚刚回到单身,我带着自己的猫猫狗狗一起租房,很多的房东看到猫猫狗狗就拒绝了,加钱也不租。第一次租到房,房东没有介意,是因为中介嘱咐,不要主动说自己的宠物,房东不问最好。好景不长,后来房东给选择解约。

“这样的租房经历,让我萌生买房的念头”,张小裕说,“这一次,我卖了股票、基金,几乎是用我所有的钱,买了一套联排别墅的上叠,三房两厅两卫,装修时我终于不用考虑其他人了。”

张小裕描述起自己的房子,表情甚是满足,“我将两间次卧打通,做了自己的书房和画室。我喜欢看书,科幻、哲学这些我都要看的,偶尔也会画画”。

张小裕介绍,自己喜欢日系的衣服、用品。这样的喜好在妈妈那里不被理解。“我妈妈常常讲我穿的像个老太太,大家希望我穿的时尚、鲜亮。从前装修,大家提很多意见。”

张小裕说,很多人可能无法理解自己渴望的这种自由,但摆脱这些束缚并不轻松。她希望自己在工作上有更多的空间,也希望自己在经济上特别是房贷上不会有压力。

张小裕说,“现在,我甚至忙的没空在家里享受生活,但是,我很满足于我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在我无数个加班回来的深夜,可以回到自己的小窝,没有房东催促搬家、涨租,也不用隐藏自己的宠物。这样的感觉很好,房子于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个家,是我价值观、生活理念的最终选择。为此,我放弃很多,但我认为值得。”

邀三五好友做客,没人催婚的幸福生活

“上海算是离我家最近的一线城市。”研究生毕业后小苏选择继续留在上海,一份较满意的工作、知己好友两三、不想回家被催婚,都更坚定了小苏留在上海的决心。

小苏家一角小苏家一角

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刚毕业时,小苏和好友合租了一套两室户,生活还算井井有条,“我挺喜欢合租的,合租要看合租的对象,因为我的朋友是本身就认识的好朋友,所以合租起来也很合,过程中基本没有产生过矛盾。”

追星、看电影、逛超市、做美食成为小苏和室友在工作之余的最大爱好。

然而,原本平静的生活却被一波又一波上门来看房的买家和中介所打破,在租约还剩大半的情况下,房东突然告知小苏要卖房。

“那是我第一次租房,租期还没到房东就要卖房,不得已只能搬家。那也是我第一次搬家,搬在浦东,搬家真是太烦了。”小苏说道。

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小苏上班时间还算自由,不考勤、不坐班。在浦东找到合适的房子后租住的也还算安稳。然而室友工作的变动,使得她俩不得不又一次搬家,这次他们要搬去浦西。

平时控制不住双手,喜欢“买买买”的小苏,在搬家时“崩溃”了,看着大包小包,一屋子都是行李。

2015年的上海楼市迅速升温,小苏也敏锐的意识到,“房价在涨,租金在涨,为何还要每个月掏出自己的工资给别人还房贷呢?而且实在是不想再搬家了。”

毅然决然,买房的念头也得到了小苏家人的支持。2016年初,小苏的爸妈全款供小苏买到了心仪的房子。如今5年来,不但房子买到了,且房价涨了一倍。

“房子买了之后一直是我一个人住,幸福指数100分。和租房比起来真是太爽了,不用付房租、想买什么都可以买,不用再担心房东突然要卖房子,要搬家,也不用迁就室友的休息时间或者一些习惯,很自由。”小苏开心的说。

邀三五好友做客邀三五好友做客

三次租房、五次搬家,搬家车一次比一次大,“和租房比起来,现在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安心多了”。工作之余,小苏还是会约上自己的好友一起的去逛街,也会请好友到新家做客,新家的每一处细节都被打理的充满“少女心”。

喜欢猫、喜欢狗,但小苏从未自己养过,因为工作经常出差,“有时候忙起来会走一周,小动物要饿死了。”

忙,也使得小苏毕业至今还是单身状态,用小苏的话说,“有缘又有颜的不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