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科技 娱乐 时尚 房产 生活

入秋以来,流感进入高发期,而接种疫苗是预防流感的重要方式之一。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秋冬季节卷土重来,并和流感高发期叠加流行,因此接种疫苗就成为许多人的首选。今年上半年,很多人因为疫情防控而提高了健康意识,希望接种流感疫苗,但是却面临流感疫苗太紧俏的问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今年流感疫苗严重短缺的问题相比往年提前出现,北京、上海等城市都面临“一苗难求”的挑战,疫苗接种预约难,“黄牛”加价高达原价的2-3倍。全覆盖、普惠和有效的接种疫苗,是真正实现群体免疫的科学之道,疫苗的可及性、可负担性和公平性等问题仍有待更好地解决。

流感疫苗是公民自愿自费接种的二类疫苗,流感疫苗的短缺同企业生产的积极性不高有关。流感疫苗的定价较低,而有效期只有一年。在疫苗接种率不高的情况下,疫苗报废的风险较大,企业生产越多就可能意味着亏损越多。

流感疫苗的采购流通体制僵化也限制了其可及性,在总量供应不足的同时面临地区结构性失衡,出现一些地区过剩而另一些地区短缺的现象,使得疫苗供应和需求严重不匹配。流感疫苗的批签发由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负责,而疾控中心和防疫站以外的机构没有权限。加之属地管理带来的“画地为牢”,各地疫苗供应松紧不一,使疫苗供应的地区不均衡问题进一步凸显。在大城市和主城区“一苗难求”的情况下,这使我们看到一些人不得不舍近求远,到偏远郊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防疫站打疫苗。

疫苗短缺使原本应予接种的人群得不到保护,也给高价倒卖疫苗的“黄牛”以可乘之机。

要想加快解决流感疫苗等二类疫苗供应短缺问题,就需要在国家储备计划、市场化改革、信息化建设等方面下功夫。

政府应加大国家防疫物资储备计划,采购和储存流感疫苗等防疫物资,使企业可以无后顾之忧地扩大产能,满足需求。流感等传染病的季节性和波动性强,生产企业很难精准预测市场需求,在生产规模方面也畏手畏脚,害怕因生产过剩而损失惨重。

要想提高企业的生产积极性,政府就应加大流感疫苗的采购和储备,保障企业有积极性生产足够数量的疫苗。

同时,应加快疫苗供应和流通体系的市场化改革,使市场发挥更大的资源配置作用。对于流感等二类疫苗的生产、储备、接种等环节,可以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引入市场机制,使企业发挥更大的作用。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

在政府监管到位的情况下,引入市场机制的疫苗流通体制可以更好地保障疫苗供应。

一些专注仓储物流的企业既保障了应急医疗物资的储备,也推动了关联行业发展。比如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初期,武汉和湖北一些城市的医疗物资奇缺,而既有体制难以为继,一些电商物流企业驰援武汉,为打通医疗物资短缺堵点做出了重要贡献。

此外,应强化疫苗管理的信息化和透明化,使民众可以得到更好的防疫保障。目前全国已经建立了完善的疫苗接种管理信息系统,实现了实名制管理和实时报告。但是,这些信息主要是自下而上的报告和汇总,而没有自上而下的开放和分享。这使希望接种疫苗的民众有时还要四处打听消息,无法获知确切及时的信息。与此同时,企业也无法根据疫苗接种数据调整生产计划,影响疫苗分配的精准度。

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赋能疫苗管理,推动疫苗接种数据的跨系统共享和社会公开,加强基于大数据的流感趋势预测和疫苗需求研判,将有利于破解疫苗接种的供需信息不对称问题。

同不少国家相比,中国流感疫苗的接种率较低,这使得企业的产能和生产积极性都不高,继而引发恶性循环。在市场规模不大、不可预期高和不确定性强的情况下,生产企业无法精准把握市场动态,也难以开展大规模的疫苗量产。在《致命流感:百年治疗史》一书中,杰里米·布朗指出,“由于许多疫苗在预防和根除某些可怕的传染病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我们预计流感疫苗也会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是另一种高科技解决方案。”因此,应加大宣传力度和政府补贴力度,提高流感疫苗的全民接种率。

与此同时,相对于想接种和能接种的人群,大量中低收入人群的疫苗接种意识和支付意愿都较低,疫苗接种存在的社会公平问题亟待解决。当中低收入人群暴露在流感威胁之下时,他们的抗风险能力较弱,在基本医疗保险难以负担的情况下,就可以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对此,

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将流感疫苗等二类疫苗纳入免费或补贴接种清单,并逐步推动疫苗接种的全国统筹。

不久前,温鹏程代表提出建议,将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纳入医保全额报销。国家医保局答复称,目前医保基金仅能满足群众基本医疗需求,无力将支付范围扩大到疫苗等非治疗性项目。对于成年人而言,流感疫苗的成本效益可能不大,如果完全由医保基金支付,在财政方面可能难以为继。但是,

对于儿童和老年人等易感人群来说,接种疫苗却至关重要且成本效益明显。

《免疫》一书就指出,“我想我力所能及的,是让我孩子的身体为群体免疫的防御之墙出一份力,帮助其他孩子防御疾病。”

虽然接种疫苗对于防治流感有很大意义,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的是,“流感病毒变异速度极快,因此我们想用一次预防接种的方法击败流感的做法总是以失败告终。虽然流感是一种常见疾病,但找到一种有效的流感疫苗仍然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致命流感:百年治疗史》)

值得注意的是,接种疫苗的意义不限于医疗,而且还有深刻的社会意义,特别是在消除社会偏见和增进社会互信方面的积极意义。

正如尤拉·比斯在《免疫》一书中谈到的那样,“总会有些疾病让我们无能为力,而那些疾病,会诱惑我们将自身的恐惧投射到他人身上。但我仍相信,接种这一行为,有着超越医疗本身的目的。”